大洲网

接地气的自媒体平台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学

《农民》

作者:江汉散人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7-01 08:50:44
来源:大洲网

     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承蒙镇级教育行政官员看得起,给我一个在全镇教师大会上演讲的机会。平时都知道我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,又唯恐我在台上胡说八道,一定要我写好稿子,经过审核,然后再三强调上台后要照着稿子念。平生自信演说水平还不错的我,上台之前就说明我可以不演讲,完全按照从九品官员的意思,去修改我的演讲稿,是不可能的。这样一来二去,几乎成了僵局。
      在鲁肃一样的朋友,从从九品官员们的劝说下,为了不影响整个活动的顺利进行,听他们的只要把哪一条不讲就行了。我说,好吧好吧!
      按照会议程序,轮到我了,又接受了一番叮咛,上台,行礼,开讲。
      第一部分,“《学记》有云:独学而无友,则孤陋而寡闻。”借此机会把我是怎样学习,怎样工作,怎样取得零的突破在这里与大家分享,不当之处,敬请会后商榷。
      在进行第二部分的时候,“我是在毛泽东旗帜下成长起来的农民的儿子”一句引起全场哄堂大笑。我接着说,大家别笑,在座的有几个不是农民的后代?除了清朝末年祖辈在镇上定居了的,才有可能不是农民的后代。我们黎氏就有一位祖辈在解放后划的成分就是工商业兼地主哩。我扫了一眼全场,鲁肃示意我照着稿子念。我在台上的几分钟,稿子和嘴巴基本上是分开的,内容大致差不多吧。效果是时而笑声四起,时而掌声雷动。
       那一年,得了一本《荣誉证书》和一床让人多少有些羡慕的毯子,后来在陋室里,被小偷取消了我的荣誉和奖品。
       在这里,主要谈我的农民情结。
       在我没有成为教师之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在我成为教师之后还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因为我本身就是农民,我的妻子也是农民,现在我的孩子们在外打工创业,他们的印记,还是农民,农民工是当今千千万万在城市里谋生计的,争取暂住证的人们的代号。到目前为止,我正式离开土地劳作,也就是十多年的时间。我曾经与友人进行交流的时候,来了一点小幽默,说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妻子是农民的母亲。让那些无聊的人们去偷换概念,说我妻子是我母亲,或者是等于我母亲。不管怎样说,我妻子确实是一位伟大的文盲母亲!也是一个伟大的农民。
      我曾经与女士进行沟通时,说我生命中重要的女人有四个,看她是否有可能成为第五个,得到的是一脸的惊讶,在我进行“母亲、妻子、女儿和我的梦中情人”这四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的解释后,女士才释然。
      已经步入退休享受清闲的我,在摇头晃脑之余,现在又干一桩很多人不理解的事,花钱请挖机、推土机,在艾肯门前马路对面,马路与小河之间,开垦了长六十余米,宽不过六七米的一块蛮荒之地,本来计划在年前要打好篱笆的,因为要策划年会,和赶出《艾肯月报》2017年第一期(总第40期),所以耽误了,或者说影响了我原来的计划。
      在正月初六,启动篱笆行动,昨天基本形成别具一格的铁篱笆。我又要做农民了,当然不是种粮食作物,我可能又会享有菜农或花农的称谓。
       在与一网友进行交流时,发来了一张与我年纪相仿的大姐和姐夫的照片,姐夫的形象极像一位电影明星,网友告诉我,姐夫就是一普通工人,我说,我也就是一普通农民。
       其实,我一生就是农人,让我得到退休金的职业,我一直在耕,耕,耕!才耕出了《自然科普歌谣》,才积攒下了晚年的衣食无忧。
       啊,农民,伟大的农民,在不懂事的人眼睛里,农民似乎算不了什么,其实,在我的眼里,农民是国家的根本。


【江汉散人,写于2017年2月4日】
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10-2017 大洲网 All Rights Reserved
部分资讯、图片、视频、音乐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桂公网安备 45082102000239号 | 桂ICP备17011005号-4 |